微信投票群

发布时间:2020-01-29 09:05:18
才上初二的女孩子问我:“到底要不要等室友一起吃早饭、上自习、去卫生间……”  
  她的寝室四个人,从初一起就同进同出。到了初二之后,每个人的“时间表”开始产生了微妙的不同。有人晚起,有人在临出门前想起还忘了件事,她等得不耐烦了,忍不住和室友们提过,她们嘴上答应了,但丝毫没有改变拖延症者的行为——最后她终于来问我:“等还是不等?”  
  她的问题让我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光。忘了是初三还是高三,班主任反复地跟我们吐槽:“有些女同学,连厕所也要一起上,十分钟的课间,你等我我等你,就要等掉八分钟,浪不浪费时间呀?现在一起上厕所有什么用,好好学习,将来一起上清华北大才是正理。”  
  我自己从小独来独往,对呼朋引伴这件事很不耐烦——平生最讨厌无意义的等,当然也不愿意让人等我。但看到室友们同学们在校园里三三两两,像一簇簇小鸟在枝头,又不免自觉是孤雁。所以,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困惑:是和她们在一起,去哪里都叽叽喳喳,还是继续保持自己的节奏,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去跑步,一个人穿过成长的树林?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随着我与同学们上了不同的高中、大学,进入社会的不同岗位,每个人都是洪流里的浮木,各有浮沉,一别两宽。关系好一点儿的,三年五载,会在同学会上见一次半次,大部分人,连名字与长相都想不起。  
  抱团是天性,因为人类是群居动物,我们最怕的就是寂寞。但另一个角度,适度的寂寞是有好处的:寂而后定,定而后慧,独处能令人反觀内心,不至于把思绪淹没在滔滔不绝的听与说上。另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划,清静专注才能更有效地完成规划。在大小事务上都强求步调一致,只是碎片社交。把完整的时间打碎成片,就像把珍贵的锦缎撕成布头,不觉得可惜吗?  
  诺贝尔奖得主石黑一雄有一本书叫《被掩埋的巨人》。女儿小年看到我在读这本书,就问我是讲什么的。我说:“一对相爱的老夫妻,跋山涉水去找儿子,经过一个渡口,摆渡人告诉他们,对岸是一个岛,岛上有无穷无尽的人,但对于每个人来说,他都是自己孤身一人在岛上。”小年说:“那就是‘死’了呀。”我说:“总之,摆渡人不让他们一起上岛,非要先送一个再送一个。”小年理直气壮地说:“对呀,再相爱,也得一个人赴死呀。即便两个人手拉手去死,其实还是各死各的。”她想一想,再举一例,“就像我们同学约着上厕所,还不是你上你的,她上她的。”
      所谓机刷,顾名思义就是机器刷的,一般一票一毛钱,甚至还可以下压一点点。价钱便宜,速度也非常快,但有风险。
机刷的工作室里,几百台手机齐刷刷地架在墙上,就等着客户的一声令下“刷”,几千票,甚至上万票,分分钟就可以搞定。
试想,那只是一个工作室,很多承接投票的大咖,一个人就有好几个工作室呢,他们还可以把任务下放。
总之,只要你需要,多少票都不是问题,只是钱的问题。当然机刷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ID都是一样的,很容易被发现。对于各种比赛,一旦发现作弊,一般都会被取消参赛资格的。所以很少人会选择去冒险,去买机刷票。
但有些人为了省钱,就和承接买票的人谈,谈啊谈,谈啊谈,以为自己很厉害,以为对方真的给他很实惠的价钱,就等着得第一名。结果,却发现被取消比赛资格了。这是承接投票当中的败类,但林子大了,肯定什么鸟都有,对吧?无利不起早,不是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刀光剑影,买票也不例外。
      微信人工投票主要是通过一定的平台和工作室来网罗广大社会人员为客户集中、快速地投票,从而大大增加客户的投票量,不但价格低,而且安全性高,不失为一种拉票的好方法。事实上,即使大家有人工投票的需求,也不一定能找到正规的平台,微信人工投票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很多商家采用拉票器等工具快速拉票,这样做很有可能被微信公众平台发现被取消参与投票的机会甚至追究责任,而且到底有没有人工投票很难查清楚,因此我们需要一个诚信的、有实力的网络平台才能保证投票的质量。要微信人工投票咨询下方客服微信,详细了解投票流程。
      机器刷投票,前些年这个方法是一直伴随投票而存在的,很多电脑高手在投票刚刚兴起的时候就一直存在,但是由于现在投票对刷投票行为有更多的限制,到了2017年这种方式就慢慢的消失了,原因在于很多组织活动的检查力度加大,短时间同IP对网站的攻击很容易对活动造成影响,就没人再用了。现如今可以说,微信是人们交流必备的交流工具了,现存的微信群成千上万不计其数,但是这么多的群,该怎样找到它们并利用好它们呢?正因为微信群的隐蔽才导致了,现在很多群的功能前边万化,很多人都是在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才想到求助他人才想到群的重要性,因此一些人们参与了活动,才想到,假如自己在千千万万群中该有多好啊。
      1798年3月,郁金香开得格外艳丽,法国南部特拉斯堡小学笼罩在一片喜庆的气氛之中。校园内外,彩旗招展,鼓乐阵阵,孩子们穿着鲜艳的服装,手拿彩旗,列队站在学校大门两边,准备欢迎法兰西总统拿破仑到学校视察。  
  听说总统拿破仑要来学校视察,孩子们早就欢天喜地,兴高采烈,他们为自己能目睹拿破仑总统感到无比幸福和高兴。  
  随着一阵悠扬的马蹄声传来,人们不约而同地喊道,来了!来了!然后兴奋地举起小彩旗,载歌载舞,欢迎拿破仑总统的到来。  
  有个小姑娘将手上的花环戴在拿破仑的脖子上,小姑娘告诉拿破仑,听说您要视察我们小学,我激动得几宿没有睡着,我亲手编织了这个花环,表达我们对您的爱戴。  
  拿破仑总统听了,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他弯下腰,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小姑娘的额头。小姑娘抚摸着额头,幸福得流下了热泪。她兴奋地对同学们说道,总统先生吻了我!  
  许多孩子抚摸着小姑娘的额头,羡慕地说道,保利娜,你真幸福!  
  拿破仑总统忽然看见有个小男孩只是低着头,专心致志地抚摸着掌心里的一只小鸟,看也不看他一眼。拿破仑感到很疑惑,就走了过去,亲切地抚摸了一下小男孩的头,问道,看到我来了,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激动?  
  小男孩看了拿破仑一眼,说道,你长得不是和我们大家一样吗?有什么好激动的!对于我来说,眼下最关心的是如何救活这只小鸟,这只小鸟才出生不久,大概我们的声音太大了,嚇到了树上鸟巢里的这只小鸟,它掉下来摔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