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投票,专业微信投票第三方平台

投票,点赞,评论,转发,加粉,纯人工,有售后

你们对名次的热情期待,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微信刷票
安全 高效 专业
人工投票团队
各种投票 点赞 阅读量

微信: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刷票  >> 查看详情

投票群互投

发布时间:2020-01-31 09:05:11

海滩上蓝甲蟹分为两种,一种是较凶猛的,不知躲避危险,跟谁都敢开战;一种是温和的,不善抵抗,遇有敌人,便翻过身子,四脚朝天,任你怎么叼它,踩它,它都不理不动,一味装死。  
  经过千百年的演变,出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强悍凶猛的蓝甲蟹越来越少,成为了濒危动物。而较弱的蓝甲蟹,反而繁衍昌盛,遍布世界许多海滩。  
  动物学家研究发现,强悍的蓝甲蟹一是因为好斗,相互残杀中首先灭绝了一半,其次是因为强悍而不知躲避,被天敌吃掉一半。而软弱的,会装死的蓝甲蟹,则因为善于保护自己,反而扩大了自身。  
  在澳洲,强悍的烈马,生命反而短暂,一般是被杀掉吃肉,而温弱的母马,往往却能被利用,驯服后在赛场上很有可能成为一匹夺冠的快马。快马得势,反而是建立在最初的懦弱上。  
  美国心理学家做过这样的调查,一名彪形大汉,在拥堵的马路上横穿而过,愿意给他让路的车辆不到50%,车祸率很高。而一个老弱病残者横穿马路,却是万人相让,大家还觉得自己是做了善事,车祸率为零。弱与强,在某种时候,收到的效果截然相反。弱,反而得了强势;强,反而处于弱势。  
  放下架子,做个弱者,也是人生在世心态平和的出发点。如今很多人都爱表现出强者的风范,往往碰得头破血流;而以弱者的姿态行事,人自然会谦虚谨慎,别人也会愿意接受,反而会使一切顺畅。做人做事,如果能经常以一种弱者的姿态出现,以弱者的面貌去把握自己,大概才更能成为长久的赢家。
      那么怎样让人工投票不被查呢,就需要大家让投票公司给自己慢慢投票,这样就可以让后台系统不被发现,买100票平均分配到1个小时或者几个小时进行,就可以显得自然了,伴随着每天票数逐步递增就可以更多的进行投票了,以此类推,最后一天的时候在进行快速投票,也就显得自然了。根据以往经验很多自己拉票的人也会在最后几分钟让自己的朋友统一进行投票,这样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加更多的票数,让对手猝不及防。
     近期很多伙伴都在寻找人工投票团队群,其实好群怎能百度到,许多这样的群并不好进入,一般都是年后统一招人,经过简单的培训才能做投票任务,所以真正的群没有免费的,很多人都是缴纳管理费才能入群的,价格不高一般几块钱就可以入群,一般做一天任务就可以把成本赚回来。
      人工投票群目前都在大型公司手中,这些公司为了帮助他人投票保护隐私也不会轻易让人进群,所以很多人都是盲目寻找败兴而归。由于微信投票系统对很多投票水军账号进行了限制,目前微信投票群的投票效果已经没有前两年好了,而是更多的买票者将钱给投票公司,由他们操作,然后将投票票数交给他人,这样的方法可以省去大家拉票的时机,也许你看看抖音玩玩快手,自己的票数就慢慢的升高了,而且还不怕被发现, 慢慢投很安全。
        各种微商群中为了帮许多幼儿园投票和孩子投票的家长赢得投票的关键,每天都在较劲脑汁和投票系统做斗争,这样一套有效的防被查方案被确立。目前指望投票软件刷投票早已过时,很多人还是采用人工投票的办法最后稳稳的做第一的宝座。
       由于每天有很多人在家无事,参与投票活动的人逐渐的成为了帮助他人投票的投手,所以人工投票团队的壮大也促使人工投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所以并不是软件投票能碾压人工投票的速度,在最后冲刺的时候,许多软件速度甚至比人工投票慢很多,所以大家买人工投票是完全可以冲刺夺冠的。
      微信投票活动花了钱买投票却不知道,怎样买投票才能不被查,可以用价格判断下,假如买的价格在1毛钱以上那么基本都是不会被发现的,大公司进行操作更加有安全保障。
     真实手工投票是不能被查出来的,由于用手机操作人工用手点击投票,就是真人投票的方式,真实的手机流量进行投票,无论是电信,移动,宽带都使用手机自带的流量投票,真实不怕被查,也不会查出来,每个票都附带真实IP与ID,风打不动。不过价格也比较高,1毛5一票,附带手机投票截屏。
      在很多人心目中,微信投票群是比较适合大家拉票的渠道,很多人更是千金难入一个群,但是还有很多人梦想着进入投票群,这种方式是大家认为比较安全的,可是在群中的收费是怎样呢?每个区都规定放单的价格都不可以低于1毛5一票,如果低于这个价格是不被允许的,目前投票群中的很多任务都是人工投票投不动的时候才会在群中放单,因为投票群中放单实在是耗费太多人力物力,放单之后还需要“结米”所谓的“结米”就是给投手钱,投手投票的报酬,一个人一个人的发个红包比较费时。
      往往在从此再也无法相见之际,人们才发觉,原來有很多话还没说。  
  人生无常,让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夺去宝贵生命。噩耗传来,飞奔至现场或医院的家人、情人、好友情绪激动,连声哭诉:  
  “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你回来呀……”  
  不但在世的人有很多话想说,那猝逝的人何尝不渴望留下一两句话?  
  也许不必到生离死别的地步,一对男女,情淡了、缘尽了,甚至因一场误会各不低头而无言分手,过了好些日子,某个凉风秋月夜,天雨微寒,想起来,会不会觉得遗憾?  
  我有话想说,还没说。如果说了,或是另一番局面。  
  算了,这是追不回的——过去了便没有“如果”。假设性的问题不要答,失去的比得到的好一些,如此而已。  
  不过其实有更多人,还是难以自控地,在万籁俱寂时,对着空气喃喃自语,以为埋藏心底或未能说出的话,可借此传送。空气,它复杂而无情,漠视你的悔和恨。怎肯代劳?